搜索
搜索

NEWS 最新公告

新闻中心

这是描述信息
/
/
/
全球减排协议面临重大挑战:廉价石油

全球减排协议面临重大挑战:廉价石油

  • 分类:行业新闻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20-03-31 15:56
  • 访问量:

全球减排协议面临重大挑战:廉价石油

  • 分类:行业新闻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20-03-31 15:56
  • 访问量:
详情

据俄罗斯卫星网1月21日报道,俄罗斯石油管道运输-物流公司(Transneft-logistika)表示,该公司今年首次通过铁路完成对华石油出口。

俄罗斯石油管道运输(Transneft)总裁顾问伊戈尔?杰明向俄新社解释说,应俄罗斯石油公司的要求,该公司制定了通过铁路途经蒙古国对华出口原料的新方案。根据俄罗斯石油公司与中国伙伴的商业合同沿这条路线出口石油。

2015年12月,俄罗斯石油公司第一次尝试通过梅格特(Meget)集散地向中国运输约2万吨石油,那里的生产能力将允许2016年运输约350万吨俄罗斯石油公司的石油。

根据俄罗斯石油公司、俄罗斯石油管道运输和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CNPC)2009年签署的合同,俄罗斯自2011年开始通过“斯科沃罗季诺--漠河”管道支线向中国出口俄石油。2015年通过“斯科沃罗季诺-漠河”管道出口1600万吨俄石油。此外,还经哈萨克斯坦通过“阿塔苏--阿拉山口”管道(2015年运送700万吨)和“科济米诺”海港(1343.6万吨)运输石油。现在,通过“梅格特”液体装运集散地的铁路运输成为对华出口石油第四条路线。

从铁路到管道运输

俄罗斯是中国原油进口的重要来源地。长期以来,中俄之间的原油贸易主要是通过铁路运输。以2006年为例,通过铁路运输的石油占俄罗斯向中国出口石油总量的61.5%,其余通过海运运输。

然而,尽管中俄大力扩充铁路运力,但原油贸易量仍然受限。而且铁路运油费用高,风险大等缺点不容否认。如果开通管道运输,会对原油贸易双方带来众多利好。早在1994年,中俄开始磋商修建石油管线问题,但其间不仅有俄罗斯当地修建这一管线的分歧,还有日本拿出“安纳线”的方案阻碍了被称作“安大线”的方案的推进。

直到2008年,金融危机席卷全球,多国经济受到冲击,国际油价大幅下跌,俄罗斯急需要资金。在此背景下,2009年,中俄耗时数年的拉锯谈判终于一锤定音。

根据当时协议,自2011年1月1日至2030年12月30日,俄石油通过EPSO(东西伯利亚-太平洋运输管道)管道每天向中国输送30万桶原油。作为交换,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向俄罗斯提供250亿美元的贷款,其中俄罗斯国家石油公司获得150亿美元,管道输送商俄罗斯石油管道运输公司获得100亿美元。中俄之间贷款换石油的协议签署,让中俄原油管道的建设尘埃落定。

2009年,中俄原油管道俄罗斯境内段开工;同年5月18日,中国境内段开工。2011年,全长近千公里的中俄原油管道正式投产输油,通过管道俄罗斯每年对华输送1500万吨原油,为期20年。俄罗斯原油终于抛弃速度慢而运费昂贵的火车,“换乘”管道进入中国。

重提“铁路运输”

2013年3月,中俄双方签署扩大原油贸易的协议;同年6月,中俄又签下近2700亿美元(按当时油价)的原油大单,俄方将在25年内向中国增供3.6亿吨原油(每年1440万吨)。

俄罗斯石油运输公司对向中国增加石油供应的中俄协议进行研究,提出向中国西部地区可以通过蒙古国用铁路进行运输,并认为,这条路线也许比哈萨克斯坦路线要更为合算。

俄石油运输公司表示,这种方式在2007年前曾经存在过。当时,每年通过外贝加尔斯克过境口岸向中国运送200万吨石油,通过蒙古国(纳乌什基口岸)运输500万吨。当时,蒙方曾为原油运输提供了优惠条件,因当时这一方向的铁路运输并不饱和。据专家们分析,这种优惠条件还会提供,因为蒙古国在这一方向的货物运输量依然较少。

不过,提出这个建议时,俄罗斯能源财经研究所所长弗拉基米尔·费伊金称,需要对通过蒙古国运输石油的计划再进行研究。

他说:“大家知道,在直到现在所举行的谈判上,中方一直力图摆脱对中转国家的依赖,其中包括摆脱对蒙古国的依赖。我并不完全相信,中方的这一立场会有所改变。当然,哈萨克斯坦也是中转国家,但是,哈萨克斯坦与中国有着直接的发展基础设施的利益关系。这要比中蒙之间的伙伴关系更为紧密。当然,经济方面是非常重要的因素,但还是可能出现一些复杂的因素。”

然而,俄罗斯石油公司总裁伊戈尔·谢钦认为这条个方案并不是有效率的,“在拥有石油管道运输的情况下,通过铁路运输并不是特别有效的,不会认真对待这个方案。”

俄罗斯石油的“雄心”

对此,有人士分析,在中俄原油大单的背后,隐藏着俄石油公司的“野心”,而这一“野心”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导致通过管道运输这一方式无法谈拢的重要因素。

根据《能源》杂志2013年刊发文章《中俄石油贸易的背后》(作者/刘乾)分析,中俄石油贸易的大单为俄罗斯石油公司提供了一个“扩张”良机,甚至可以去挑战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的垄断地位——而这显然使俄罗斯内部能源企业之间的利益变得复杂。以下为摘录的部分原文:

现金和收购

中俄原油大单背后,隐藏着俄油的扩张雄心。

据俄罗斯媒体称,中方将为这笔交易支付预付款——大约650至670亿美元。原油价格将由专门的公式确定,同此前两家公司签署的原油供应合同条件一致。2009年,俄油同中石油签署了为期20年,每年向中国供应1500万吨原油的合同。

按照俄油的计划,对华增供原油将从今年开始。今年增加80万吨,明年增加200万吨,2015年将增加1500万吨。而俄油之所以有增加供应量的把握,首先在于其今年上半年完成的对秋明英国石油公司的收购。

收购秋明英国石油公司是前负责能源事务的副总理伊戈尔·谢钦就任俄油总裁后做出的大手笔。这笔交易不仅解决了秋明英国石油公司持续多年的股东纠纷,也让俄油一跃成为储量和产量都名列国际前茅的上市石油公司,其在俄罗斯国内市场的份额也上升到40%。

收购秋明英国石油公司的交易总额为610亿美元,俄油拿出了440亿美元的资金和自己的一部分股份,资金大多来自贷款。而通过与中石油的交易,俄油将大大降低自己的负债率。

不过,同占有国内70%市场份额,拥有垄断出口权的天然气工业公司相比,俄罗斯石油行业的分散程度要大得多。对于此前掌控能源行业政策的谢钦来说,整合俄罗斯的石油资产,再造一个石油领域的巨头是他的梦想。收购秋明英国石油公司只是这个计划的第一步,俄油正在准备收购另一家大型石油公司——巴什石油公司,而且已经进行了相关评估。此外,名列俄罗斯第四位的苏尔古特石油天然气公司也可能成为俄油收购的对象。

管道和垄断

如果现金让俄油得以继续完成收购,那么中俄贸易背后的管道建设则让俄油可以实现垄断。在增加对华原油供应的同时,俄油面临的首要问题在于扩大东西伯利亚-太平洋石油管道及其中国支线(斯科沃罗季诺-漠河)。

目前,东西伯利亚-太平洋石油管道的运输能力为每年3100万吨,其中1500万吨由俄油提供,经中国支线输往中国。而通往科季米诺港的管道,由其他几家石油公司,包括秋明英国石油公司、天然气工业石油公司、苏尔古特石油天然气公司等向亚太地区供应石油。

作为俄罗斯石油管道运输的垄断商,俄罗斯石油管道运输公司计划未来将东西伯利亚-太平洋石油管道的运输能力增加到5000万吨。但俄油扩大对华原油供应的计划要求石油管道运输公司提前实现管道扩能,将对华管道供应能力提高700万吨。这使两家公司出现了争议。

在3月份(2013年)中俄签署增供原油协议后,石油管道运输公司称无力承担管道扩建的投资。管道公司表示,由于对华原油供应由俄油独立完成,因此管道建设费用应该由俄油承担。实际上,俄油要求快速推进管道扩建并不只是为了增加对华原油供应,更主要的,是为了满足其在远东建设东方石化公司的需要,同时进一步扩大对东西伯利亚-太平洋石油管道运力的垄断。

东方石化公司是俄油在滨海边疆区的一个投资超过450亿美元的炼油和石化项目,最初规划的年加工能力为1000万吨,计划2017年建成。但由于俄罗斯远东油品短缺问题严重,按照普京的指示,俄油将远东石化公司的加工能力提高到了2400万吨,希望以此满足远东地区的油品需求并降低价格。今年5月,俄罗斯政府责成石油管道运输公司核算建设开支并规划融资来源。而石油管道运输公司给出的投资额为3200亿卢布(约100亿美元),称这对于投资效率来说是不合理的。

但是,同中石油签署增供合同并有望获得预付款,将化解俄油同石油管道运输公司在管道扩建方面的分歧。在同中石油签署合同后,谢钦表示,在必要的条件下,与中石油的合同将会保障扩建管道的投资,俄油将同石油管道运输公司一起研究如何提高和分配管道运力的问题。

另一个有意思的问题在于,在东西伯利亚-太平洋石油管道未来5000万吨的运输能力中,对华供应能力为2200万吨,算上东方石化公司的2400万吨,留给其他公司的只有区区400万吨。也就是说,俄油将垄断这条俄罗斯通往太平洋沿岸的管道,这或许是谢钦积极扩建管道的最终目的。

进一步扩张

俄油更为大胆的举措是向天然气领域的扩张。在今年的圣彼得堡经济论坛上,俄油同日本丸红株式会社、萨哈林石油和天然气发展(SODECO)和Vitol签署了液化天然气供应合同,供应量分别为每年125万吨、100万吨和275万吨。

俄油计划在远东建设液化天然气生产厂,一期工程产能为每年500万吨。俄油已经同美国埃克森-美孚就合资建设这一项目签署了协议,计划2019年建成。谢钦表示,未来还计划吸引印度ONGC和日本SODECO参与这一项目。

值得注意的是,同样在论坛期间,俄罗斯最大的独立天然气开采商诺瓦泰克公司同中石油达成了向后者出售亚马尔液化天然气项目20%股份的交易,并同中石油签署了供应液化天然气的长期合同。中石油方面已经证实了入股亚马尔液化天然气项目的事实,但表示尚未确定具体的条件。诺瓦泰克公司股东季姆琴科称,中石油将获得该项目20%股份(与项目另一家合作方法国道达尔公司一样)。季姆琴科说,初步计划每年向中国供应数百万吨液化天然气,而中石油将帮助项目建设进行融资。

今年年初以来,俄油和诺瓦泰克公司就放开液化天然气出口权向天然气工业公司发起了挑战。主管能源事务的副总理德沃尔科维奇曾在5月份表示,只有两家公司找到客户后才会讨论这个问题。而两家公司同液化天然气用户签署合同来的如此之快,连总统普京也表示,合同的签署为俄罗斯放开液化天然气出口权创造了可能。俄罗斯能源部长诺瓦克称,该部将尽快研究放开液化天然气出口权的问题,相关法案有望今年秋天提交给杜马审议。

俄油在原油和液化天然气出口方面进展的如此迅速令人惊异。俄罗斯媒体称,问题不在于石油或者液化天然气比管道天然气更好卖,而是俄油首先从商业角度出发,而天然气工业公司考虑的首先是政治问题。这一方面印证了谢钦曾经的表态:国有公司也可以是效率很高的商业公司;而另一方面,也表明谢钦当选为《生意人报》评选的年度最有效率经理是当之无愧的。

这是描述信息

注册地址:河北廊坊市永华西道148-2号
企业邮箱:
lfjfy@126.com

这是描述信息
这是描述信息

版权所有:廊坊市金峰源石油设备有限公司  网站建设:中企动保定  冀ICP备09023940号-4  邮箱:lfjfy@126.com